返回首页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供应产品 >
供应产品
一直以来在很多人眼中也是颇为神秘的
发布时间:2018-09-28 10:58 来源:未知
  傅盛是互联网圈内大佬中让我比较心有好感的一位,既因为他多次身陷死局而又能成功突围的传奇经历,又因为他的深度思考与乐于布施。
 
  只是,此前我对于他的感受,更多来自于一种直觉式的好感。如果要说对这个人和他的一些核心思想有多么完善深度的了解,一定说不上。
 
  中秋假期前,一次偶然因缘际会,我在微信上跟傅盛有一段简短的对话。
 
  对话具体内容略去不表,但整个过程却第一次真正引发了我对于傅盛其人和猎豹这家公司的一些好奇——
 
  长久以来,傅盛虽然先后多次对外分享过一些自己关于认知升级,战略,管理方面的许多观点,但貌似从未有人系统整理和理解过他所有的观点和方法的来源,以及彼此之间的关系。
 
  甚至是,傅盛治下的猎豹移动,因其面向的市场主要在海外,一直以来在很多人眼中也是颇为神秘的。
 
  于是,带着一点好奇,我在中秋期间认真重读了傅盛的《认知三部曲》、《公司CEO如何做战略》等经典作品,并查阅了近年来关于他和猎豹移动的许多背景资料。
 
  认真的讲,这个过程不仅让我觉得第一次对傅盛其人有了更为立体些的了解(至少主观如此),也令我收获极大。
 
  以下,我想分享一些我对傅盛其人及其核心思想的一些思考、感悟与观察。
 
  我会先简单聊聊这个人,然后重点聊聊他的核心方法及其思想,最后再来简单讲讲猎豹这家公司。
 
  顺带声明,以下所有的观察和思考都仅代表个人理解与推断,未见得完全真实正确,仅供参考。
 
  远观来看,我觉得傅盛身上有几个显著的特征——
 
  第一,多次亲历“死局”,而又多次死里逃生,凤凰涅槃,多次带领一家公司或一款产品成功跨越过“非连续性”的鸿沟。有这种经历的人,放眼整个互联网圈,恐怕也屈指可数。
 
  第二,傅盛的内在可能是个总结和表达欲极强的“方法论主义者”,坚信“万事万物皆有规律和方法可遵循”,但凡遇到复杂事物,必会试图对其进行拆解分析,找出脉络。
 
  第三,跟许多其他高手一样,傅盛的信息咀嚼和加工能力极强,可以做到在快速被输入了一堆杂乱的信息过后迅速建立起来自己对一个陌生领域的信息结构。
 
  第四,傅盛同时经历过被从高处生生摔倒悬崖谷底长久不得动弹的刻骨疼痛和“绝处逢生后的万人景仰”,这一定程度上,可能造就了傅盛可以能够在“极自信”和“自卑”的状态间来回切换。他的“极自信”,来自于对于自己在深思熟虑后把一件事想明白,甚至看到未来的能力的相信。而他的“自卑”,则来自于在自己不那么熟悉的领域假设自己是无知的,从而可以不加分辨的认真聆听所有的建议和信息。关于后者,能做到多少先不论,但至少他的内心里有这个声音和自我要求。
 
  第五,因为过去的经历,傅盛天然善于与危机共处,也天然更有一些“居安思危”和“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基因和气质,常常敢于做出一些超越大多数人认知的决策。
 
  如上几个特征结合在一起,可能造就了傅盛当下所相信和依赖的一些东西。
 
  身为“方法论主义者”,加上多次起死回生的经历,驱使着他要去寻找关于战略,关于破局,关于人的自我改变和突破的一些规律,而极强的信息加工能力和获取能力,也让他真的总结出来了很多规律,看到了许多常人能以看到或难以理解的东西。
 
  而当他已经看到了足够多的东西,有了足够可以依赖的一些“思考方法论”之后,当下的傅盛,极为相信“看到未来”和“做对决策”的力量。
 
  他相信:只要把规律想清楚,至少一百亿美元的公司是可以用方法论和公式推演出来的。貌似他也真的为自己总结出了一套自己可以依赖的方法论,这点后面会讲。
 
  他也相信:一件事上的成败,战略的领先决定了80%。
 
  另外,虽然傅盛可能未见得喜欢跟周鸿祎相提并论,但我还是没忍住想把这两个人做个简单的类比。
 
  我的个人感受是,老周可能更像是个“枭雄”,而傅盛则更像是一个正统出身,凡事讲求章法的战略军师,二者各有千秋,也各有各的路径依赖。
 
  从过去的经历来看,老周的成功,往往来自于在一个方向已经较为明确的战场内,通过各种奇招来进行颠覆和搅局,与对手直接近身肉搏厮杀,最终多少有点不择手段的大获全胜。
 
  而傅盛的成功,则往往来自于在一个复杂、模糊、看似前路茫茫的乱局内,重新找寻和梳理各种线索,最终把目光对准常人看不到的地方,从而避开强大对手的强大锋芒,从常人无法看到的地方实现突围,最终为自己赢得充分的时间和空间。
 
  2.傅盛的方法论
 
  讲完了对于傅盛其人的“重新理解”,接下来,可以认真聊聊傅盛所依赖“足以造就一家百亿美元公司”的方法论。
 
  我认为,傅盛的《认知三部曲》、《一家公司CEO如何做战略》、《一家公司的CEO该做什么》三文,可谓是其核心思想和方法论的综述。我根据此三篇文,再结合傅盛的一些公开演讲和分享,试着在下面对其核心方法论进行一个整体的梳理和解读。
 
  整体看起来,这套方法论较为完整,自成一套体系,由多个不同的部分组成,层层递进。如若勤加练习,似确可帮助一个管理者或是CEO解决大多数问题。
 
  以下开始进正题,我试着从原点开始往下拆。
 
  2.1 如何让自己拥有“看到未来”的能力
 
  傅盛认为,一个好的领导者或是CEO的必备核心能力之一,就是要能够“看到未来”。
 
  至于如何才能看到未来,傅盛给出的答案,是“升级认知”。
 
  傅盛认为,大部分看起来杂乱无章较为“玄学”的事物,背后都一定存在着某些规律等待着去发现。一旦发现了规律,你就具备了可以依赖于现有的某些特定条件推演未来的能力。
 
  而要能发现规律,必先升级认知。
 
  所以认知该如何升级?
 
  可能需要分为向内、向外两方面来看。
 
  先说向内,向内的最大障碍,可能在于心态的转变——你必须要相信自己任何时候都可能是错的,要能够不断自我否定,假设自己无知,这是一切的前提,但可能也是最难的地方。
 
  如若不能假设自己无知,很可能即便有正确、有价值的信息出现在你身边,你也会选择无视。
 
  假使“向内”的前提已经具备,接下来就需要解决“向外”的问题,或者说是更加具体有效的能够帮助我们升级认知的操作方法的问题。
 
  傅盛说了三点。
 
  其一,你要对于你所进入的领域拥有完整的认知框架。
 
  拥有一个完整的认知框架,可能意味着——
 
  1、你的脑海里必须有一个对于这个行业越来越清晰的认知格局脑图。你必须要知道,这个行业的整个产业链条是怎样的,整个链条上存在哪些玩家,链条的哪些环节存在着竞争,哪里已经是过度竞争,哪里可能刚兴起却没人察觉,同样一个产品,一线城市和三四线城市的的用户有什么区别,我当前的这个行业可能会跟哪些行业或领域发生密切的交集和关系,等等;
 
  2、你需要对于这个领域内的一些典型成长和发展路径有深刻的了解。例如,傅盛深刻理解在“安全”或“客户端软件”领域内互联网如何颠覆一个行业的认知。再例如,我们在三节课也深刻知道,一个知识付费产品的生命周期,往往只能在6-8个月,而一个教育产品的生命周期,是有可能达到2-3年的。
 
  有了完整的认知框架,你才能产生“因果”的推演,基于某种特定的因,去推那些可能会发生的果。
 
  其二,是要能够不断对外求教,尤其是要想各种相关领域的关键人求教,获取他们的关键认知,尤其是在哪些可能会跟你所做的事发生密切交集和关系的领域内。
 
  天下大势,即便再复杂,也能简化到关键人的关键认知。因此,如果你对自己所处的领域已经有了充分理解,最应该做的,就是不断找到关键人,获取他们的关键认知,从而为自己发现新的机会。
 
  恰如傅盛所言,3Q大战后,腾讯改变策略,积极通过投资建立生态,先后投资了京东、搜狗、猎豹、58,于是,马化腾可能分别从刘强东、王小川、傅盛、姚劲波处获取了关于电商、搜索、国际化和O2O的关键认知,腾讯的市值也从300亿美元涨到了2000亿美元。
 
  看起来,“与前行者为伍,从而获取更好更先进的认知”,可能成为了傅盛极为奉信的一种升级认知的方法论,这一点后面还会再讲到。
 
  其三,认知面前,必须知行合一,要快速去实践认知并获得反馈,从而快速验证一个认知的有效性。
 
  傅盛相信,一个认知形成后,只有经由实践,才能更好更快转化为价值,也才能被“证实”或“证伪”。但这里最大的陷阱在于,有些时候,对一个人来说,获取到一个新认知后,可能拿出去对外吹吹牛逼就已经很爽了,人在一种“众星捧月”的状态下,可能会沉醉于炫耀认知,而忽略掉“实践”。
 
  但,一定要不断警醒自己,在“成事”的角度,不能付诸实践的认知都是没有意义的,很可能只是伪认知,切莫把“建立认知”的目的变成:你只是为了炫耀自己知道。
 
   2.2 关于好战略
 
  创业,或者说一个商业项目的成功,本质上是要在一个时间窗口内追求可持续的发展。
 
  想要追求可持续的发展,首先得有好的战略。
 
  至于什么是战略,傅盛给出了一个公式——
 
  战略=(方向*10)*执行力
 
  对这个公式的基本解释是:执行力是战略的一部分,但好的战略,无需依赖于好的执行力。为此,傅盛举了在创业之初做毒霸,倾尽整个公司的执行力来做创新,也无法赶上360的复制速度的例子。
 
  所以,好的战略,应该是在充分考虑现有执行能力的前提下,找到那种能让你带领一支普通队伍也能打胜仗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