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供应产品 >
供应产品
为全球最大的电商企业
发布时间:2019-04-23 09:37 来源:未知
    “未来将继续投入并推动海外购、全球开店、Kindle和云计算等业务的发展”,但这依旧未能打消市场疑虑。很快,亚马逊再次发声表明,将于2019年7月18日停止为亚马逊中国网站上的第三方卖家提供卖家服务。
  业内有观点认为,在天猫、京东、拼多多等国内电商强势崛起之下,本土化缺位的亚马逊已逐渐被边缘化,最终只能黯然退场。但也有人士指出,亚马逊此番调整并非将电商业务撤出中国,而是将重心放在更具竞争力的跨境电商上。
  作为手握品质、物流等优势的电商巨擘,亚马逊在美国发展顺风顺水,如今这一手好牌却在中国发挥不了作用,其中缘由引人深思;国内电商企业能从中得到什么样的启发,也更有参考价值。
  本土化缺位之下,知难而退还是以退为进公开资料显示,亚马逊成立于1995年,为全球最大的电商企业,素来以“品质卓越”著称。2004年,亚马逊以收购卓越网的方式强势进入中国市场,此后一直坚持全球策略,沿用其在美国的经营模式。战略失速、步伐缓慢”,从亚马逊整合卓越网的速度便能得到佐证。在收购卓越网一年以后,亚马逊才开始植入其数据库系统,整个替换过程又历经三年,直到2007年卓越网才改名为“卓越亚马逊”。
  “最初使用亚马逊时,它提供的货到付款、15天无理由退货等服务和高品质的调性让人觉得满意,而且当时可选择的平台少,亚马逊成了当之无愧的霸主。”王丹指出,但现在,论用户体验,阿里系的天猫淘宝在产品介绍、支付等环节更契合中国用户需求;论品质与物流,京东也不比亚马逊差,亚马逊已经丧失了以往的优势。
  不过,尽管在中国市场失利,亚马逊在全球范围内仍在高速发展,其中印度市场表现较为亮眼。这意味着,亚马逊与天猫、京东等国内电商平台的厮杀战场将转移至印度等境外市场,对后者而言,如何避免重走亚马逊中国之路,显得尤为重要。近日,记者调研发现,在淘宝、天猫、京东等电商平台,许多商家都打出了“京津冀包邮”的营销口号招揽顾客。
  在淘宝平台搜索关键字“京津冀包邮”,随即出现了近百页的商品。商品种类涉及瓜果生鲜、熟食、农特产品、办公用品、饮品等众多门类。在京东,除了上述产品外,一些电器、家具类商品也是“京津冀包邮”。从电商平台的公开信息可以发现,这些卖家发货地也集中在京津冀三地。根据河北省交通运输厅有关数据,京津冀协同发展五年来,区域内累计打通“断头路”“瓶颈路”1600公里。环首都半小时通勤圈覆盖区域逐步扩大,交通资源整合、优化配置与综合利用加快推进。
  2017年出台的《京津冀地区快递服务发展“十三五”规划》就提出,在京津冀地区打造快递园区聚集带和“网络化、一体化、多层次”快递服务体系。到2020年,区域内快递服务达到“同城化”水平,基本实现主要城市当日达、次日达。作为电商吸引顾客的一大“法宝”,包邮一直都被买家们视作福利。江浙沪包邮区的出现,更是让众多非江浙沪地区买家“羡慕嫉妒恨”。但近年来,伴随着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前进步伐,交通一体、物流提速降费,“京津冀包邮”也在电商圈悄然上线,这一地区的买家们迎来了属于自己的福利。
  
  “十几年前我刚大学毕业那会儿,国内电商才刚起步,比较知名的也只有当当网。”资深网购用户王丹(化名)对蓝鲸TMT记者如是称,“亚马逊进来以后,海淘基本就用这个平台了。它品质有保障,物流也快,还有非常强大的售后服务,整体体验比较不错。”
  对于亚马逊放弃中国国内电商业务,王丹并不觉得意外,只是感觉有些惋惜。“因为它(亚马逊)的页面设计对中国用户并不友好,产品介绍也很单一,2014年以后送货还要收费,槽点越来越多。”
  在谈及亚马逊中国"折戟”的原因时,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分析称,亚马逊中国的自营模式太过“厚重”,虽然具有标准化、产品质量可控、交易流程体系化等优点,但高仓储费用、高库存压力、高人力成本等缺点也相当明显。同时,亚马逊在华CEO频繁更换,整个团队积极性、创新机制、战略方向存在明显不足。
  此外,亚马逊在华15年的市场扩张速度远不及众多中国电商平台,其不仅有阿里、京东等老牌对手,这几年又面临来自拼多多、云集等新晋电商平台的竞争。中国电商B2C的“蛋糕”几近瓜分殆尽,亚马逊很难在华“突出重围”。
  不过,互联网观察人士王冠雄发文表示,亚马逊在中国的这次调整,并不是从中国市场撤退,只是把电商的业务中心和资源聚焦到最竞争力的跨境业务上,实际是在强化其跨境优势。从这个角度看,亚马逊在中国电商市场的布局才刚刚开始,不妨将其看成是一次以退为进的布局。
  模式创新滞后错失风口,战略失速值得警惕中国市场曾被亚马逊创始人贝索斯寄予厚望,他曾于2007年两度到访中国,密集接受媒体采访。彼时,亚马逊在中国可谓是风光无两,市场份额一度高达20%。
  可惜,这份景象并未维持太久。根据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历年发布的国内《中国网络零售市场数据监测报告》显示,自2012至2017,亚马逊中国的市场份额依次为2.30%、2.70%、1.50%、1.20%、1.30%、0.80%;2018年上半年,这一数据降至0.6%,与2012年相比缩水超七成。
  而在与竞争对手的横向比较中,亚马逊中国的市占率也远低于天猫和京东这两大国内电商平台。以2018年上半年的数据为例,天猫和京东的市场份额占比分别为55%、25.2%,而亚马逊中国仅以0.6%的市占率排名第七位。
  不论亚马逊是知难而退还是以退为进,摆在眼前的事实是,亚马逊在中国市场的份额已严重缩水。
  曹磊认为,亚马逊特殊的外企文化导致其在内部推出新项目时效率低下,滞后的模式创新也使其错过多个风口。
  他指出,中国电商在多年的发展过程中,逐渐生出越来越多适应本土市场且被广泛应用的商业模式,比如平台电商模式、特卖电商模式、拼购电商模式、分销电商模式、精品电商模式等。而亚马逊中国在近几年的模式创新上,错过了很多机会,流失了不少用户,严重滞后于行业发展步伐。
  “据我了解,这种情况也是近两年才增多的。”北京一家主营糕点的淘宝店主刘先生告诉记者,“2017年开业时,我们就是‘京津冀包邮’,不过那时候这样做的店铺还不多。”
  记者在该网店看到,主打的蛋糕、雪花酥等产品针对京津冀买家无门槛包邮。其中雪花酥的月销量突破150件,好评率高达99.8%。有买家评论:“快递太给力了,昨天做好的今天就送到了。”
  “快递价格一直在降,速度比以前更有保障。”店主刘先生说,京津冀地区的订单能占到店铺订单的八成左右,发往天津和河北城区的商品最晚能保证次日达。由于卖的糕点都是现做的,对配送速度要求很高,“晚送到一天,东西可能就坏了,这样远一点的生意都不敢接。”
  天津市西青区辛口镇小沙窝村村民郭芝振也开了一家网店,主营当地的农特产品沙窝萝卜。在旺季的时候,一天最多能卖300多箱,其中近7成发往京津冀一带。老郭说:“发到北京、河北的快递费算下来不到总成本的15%,比过去便宜很多。一方面是现在物流发达了,很多快递公司主动找上门谈价格,另一方面销量也比以前大很多。”
  一家快递公司在天津市西青区张家窝镇营业点的负责人朱朋朋在物流领域工作了近4年时间。他说:“这两年最直观的感受是我们往北京、河北的发货量增加,速度变快。当下京津冀区域内的一般快递,如果没做到次日达,我们都承诺给客户赔偿快递费。”
  “京津冀包邮”能在近年来成为京津冀地区电商卖家的营销方式,折射出地区交通一体化和物流配送体系不断完善的发展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