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行业新闻 >
行业新闻
学校在开展过程中也面临多方掣肘
发布时间:2018-05-09 09:04 来源:未知
  政府部门肯下决心拿出黄金地块为群众提供健身空间,有识之士肯为构建公共体育服务体系提供精细服务,大抵是建立在对体育价值认同的基础上。
  体育的价值是什么?那些挂在胸前的奖牌只是表象,健康的体魄、自由的灵魂,以及从运动中体味到的愉悦,才真正值得珍惜。将全面健康与全民健身深度融合,是社会发展的深情呼唤,当然也是社会各界的基本共识。也正是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构建公共体育服务体系的使命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迫切。
  得益于公园体系越来越完善的扬州市民,这几年常常感叹:“孩子们在公园里跑着跑着就长大了。”这种发自内心的感慨,就是扬州市民为公园体系建设自发献上的口碑、金牌。而尝到了公园体系建设的甜头之后,扬州市又以地方法规的方式对公园体系建设的既有成果进行了保护,当然也对公园使用者及管理者的权利、义务进行了明确规范。这样一种实践探索,已经显现良性循环的态势。
  体育可以改变一个人的精气神,公共体育服务体系日臻完善也足以改变一座城市、一个地区的气韵与内涵。改变始自人们开始热爱体育、热爱健身,愿意在体育运动中感悟人生、喜欢在健身实践中沟通交流。体育的价值此刻已经超越强身健体,从事体育运动的好处自然也就可以惠及远超我们想象的更多人。这就是体育价值的奇妙之处,看似平淡无奇,实则润物无声。由此观之,肯于拿出最好资源为全民健身服务,甘于兢兢业业为构建公共体育体系倾情付出,表面上看好像吃了亏,实际上体现的是大气魄、大智慧。
  重新认识体育的价值,其发力点可以放到着力构建公共体育服务体系上,也可以放到开展健身活动、弘扬体育精神上。因为不管具体做了哪些事,只要对体育价值有了正确认知,则一切行动和努力都会为体育发展、社会进步起到正向推动作用。 “现在我们学校已经开展了花滑、速滑、冰壶和冰球四个冰上项目,但想办一些大型冰雪活动确实存在不顺畅的地方,也希望一些通道能早日打通。”北京陈经纶中学教育集团副校长刘忠毅在冰球校长论坛上分享他所遇到的困境。
  5月8日,信合杯国际青少年冰球公开赛发布会暨2018冰球校长论坛在北京举行,在冰球校长论坛的圆桌会议上,来自北京几所冰球特色学校的校长们交流分享了学校在开展青少年冰球运动中的困难、经验与收获。
  随着北京申冬奥成功,迎奥运氛围日渐浓厚,冰雪运动进校园行动迅速开展,去年6月北京市第一批冰雪特色学校授牌,共有52所学校获此殊荣,而实际上曾开展或接触过冰球项目的学校全北京为300家左右。具有冰雪运动项目学校的数量增多,问题也逐渐涌现。其中,最大的障碍是冰球青少年上升渠道的问题。在过去,高校并未设立冰球校队,以冰球为体育特长的升学路径并不畅通,致使许多青少年在十五六岁时不得不因为课业压力放弃冰球,导致了青少年并未在此体育项目上得到更多“回报”,也导致了我国冰球人才的断档。
  “利用现如今冰雪项目的发展机遇,让孩子将兴趣转化为职业不失为一种做法。”北京第二十中校长鲁爱茹给出了她的建议。北京申冬奥成功后,冰雪运动在我国持续升温,冰球“国少队”的建立,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北京体育大学等高校冰球队的设立,正在一步步拓宽青少年冰球运动员的发展路径。同时,海外求学和进入国际学校也不失为发展方向。北京首钢冰球队的宋安东、陈梓蒙等人就是通过海外留学延续冰球道路,当年这条支持孩子继续打球的无奈之举,现在已成为冰球青少年上升路径的选择之一。鲁爱茹介绍,“去年我们有一个孩子在加拿大比赛时被当地俱乐部看中并开始试训,这实际上就把孩子的爱好和职业发展相匹配上了。”
  冰球是一项重资产投入的运动,学校在开展过程中也面临多方掣肘。“虽然现在青少年冰球联赛多,但我们学生实际上能参加的只有中小学生冰球联赛和交际联谊比赛,参赛机会很少。”刘忠毅说,“而且现在冰场少,能给孩子提供的机会也少。”冰场少、比赛少的问题单单靠学校无法解决,需要政府、社会等多方力量的融合。
  竞技体育成绩的提升需要群体体育的发展作为支撑,青少年体育的发展又与群众体育息息相关,学校是青少年体育教育中重要的一环。2018冰球校长论坛的举办为青少年校园冰球运动的发展提供了借鉴,同时将更合适的方法、更优秀的经验又带回到学校体育教育当中。“现在我们学校已经开展了花滑、速滑、冰壶和冰球四个冰上项目,但想办一些大型冰雪活动确实存在不顺畅的地方,也希望一些通道能早日打通。”北京陈经纶中学教育集团副校长刘忠毅在冰球校长论坛上分享他所遇到的困境。
  5月8日,信合杯国际青少年冰球公开赛发布会暨2018冰球校长论坛在北京举行,在冰球校长论坛的圆桌会议上,来自北京几所冰球特色学校的校长们交流分享了学校在开展青少年冰球运动中的困难、经验与收获。
  随着北京申冬奥成功,迎奥运氛围日渐浓厚,冰雪运动进校园行动迅速开展,去年6月北京市第一批冰雪特色学校授牌,共有52所学校获此殊荣,而实际上曾开展或接触过冰球项目的学校全北京为300家左右。具有冰雪运动项目学校的数量增多,问题也逐渐涌现。其中,最大的障碍是冰球青少年上升渠道的问题。在过去,高校并未设立冰球校队,以冰球为体育特长的升学路径并不畅通,致使许多青少年在十五六岁时不得不因为课业压力放弃冰球,导致了青少年并未在此体育项目上得到更多“回报”,也导致了我国冰球人才的断档。
  “利用现如今冰雪项目的发展机遇,让孩子将兴趣转化为职业不失为一种做法。”北京第二十中校长鲁爱茹给出了她的建议。北京申冬奥成功后,冰雪运动在我国持续升温,冰球“国少队”的建立,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北京体育大学等高校冰球队的设立,正在一步步拓宽青少年冰球运动员的发展路径。同时,海外求学和进入国际学校也不失为发展方向。北京首钢冰球队的宋安东、陈梓蒙等人就是通过海外留学延续冰球道路,当年这条支持孩子继续打球的无奈之举,现在已成为冰球青少年上升路径的选择之一。鲁爱茹介绍,“去年我们有一个孩子在加拿大比赛时被当地俱乐部看中并开始试训,这实际上就把孩子的爱好和职业发展相匹配上了。”
  冰球是一项重资产投入的运动,学校在开展过程中也面临多方掣肘。“虽然现在青少年冰球联赛多,但我们学生实际上能参加的只有中小学生冰球联赛和交际联谊比赛,参赛机会很少。”刘忠毅说,“而且现在冰场少,能给孩子提供的机会也少。”冰场少、比赛少的问题单单靠学校无法解决,需要政府、社会等多方力量的融合。
  竞技体育成绩的提升需要群体体育的发展作为支撑,青少年体育的发展又与群众体育息息相关,学校是青少年体育教育中重要的一环。2018冰球校长论坛的举办为青少年校园冰球运动的发展提供了借鉴,同时将更合适的方法、更优秀的经验又带回到学校体育教育当中。